主页 > 任务观点 >拘捕四十八小时 >

拘捕四十八小时

2020-05-23 责任编辑:

週四 2015-03-12刺青杂誌
文:赛德克

三月一日我在元朗被捕,三月三日走出屯门法院,看看手錶,正好过了四十八小时。

「所有从佔领区出来的人,都要考虑自己的代价,他们都要赚少一点,每个人都要付出代价。我们过去太容易得到的自由法治,是恩赐。」(李怡)

拘留期间,我最常想起的,是李怡在《星期五主场》的两个字——代价。三月一日后,每个参与香港民主运动的示威者,都要面对一个事实,无论任何人,只要你走上街头,哪怕只是摇旗吶喊数人头,都必须负上代价,无可避免。

光复元朗一役,警察已无原则可言,简单一句,就是乱拉。有位女生,本在后排,混乱中突然被警察推低,口鼻落地,起来后满脸是血;同行友人上前营救,警察将他拘捕,说他「阻差办公」,而女孩就是「袭警」。

「佢啲血一直流,连我只鞋都有血迹……」那男孩指着血迹斑斑的球鞋跟我说着。

还有一对,也是一男一女,案情相近,警察先向女生埋手,拘捕她「袭警」,同样把她按倒在地,鲜血迸流;然后友人走近,就告「阻差办公」。听到这裏,羁留室中个个咬牙切齿,怒声四起,更有人向墙挥拳,击石痛心。相反守门的警察,却是一脸漠然。另外一位,离开餐厅时,推门撞到门外人,那人走前,一手抓着他说︰「而家拘捕你袭警,唔係事必要你讲,除非你自己想讲啦……」毫髮未碰,也是袭警。又有一位,见朋友被捕,一只鞋子甩了在马路,他出去拾回,警官见状,大喝一声阻差办公,捕就这样拘了。再有一对,两人因碰撞而口角,警察介入,径自将两人押上警车,罪名是「互相殴斗」。有位朋友在背囊放了把瑞士军刀,那就是「藏有攻击性武器」了。

尚有更多的,一时难尽,大概都是「袭警」、「阻差办公」和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」,案情与上述经过相差无几,牵强得可笑。所以说警察根本是戾横折曲,但求拉人不惜一切;明知难以入罪,都要留难折磨;算定你会踢保,就直接检控,搞多一阵就一阵。

从今以后,任谁游行示威,都要付上代价,不能倖免。今次未轮到,下次一定到。李怡说得对,任何地方争取民主,都有代价有牺牲。或许昨天,我们还未有好好準备。那今日,抗争的每一位,希望香港变好的每一位,就请你们想好,要为这个城市付上甚么?如果甚么都没想到,那民主自由也不用再想了。

赛德克

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书

原文刊在此
刺青杂誌 Facebook Page